咖啡馆是欧洲近代文明的摇篮和历史见证
发表日期: 2014/3/18 浏览量: 10093 次

当17世纪咖啡从它远在非洲的故乡埃塞俄比亚,经过也门和称霸阿拉伯半岛及中东地区的奥斯曼帝国,缓慢而又不可阻挡地涌向欧陆的时候,也恰恰是动荡的欧洲告别中世纪最后的黑暗,迈向近代社会变革和民主的开端。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东方探险旅行和海上贸易的热潮,还有奥斯曼帝国数番远征欧洲带来的空前规模的文化冲突和交流,打开了欧洲的视野。1637年在阿姆斯特丹港卸下了第一批来自东方的咖啡豆,大西洋上新开辟的海航线和络绎不绝地穿过巴尔干半岛的商队,使历来被西方视为奢侈品的“君士坦丁堡迷人的金色咖啡”,跨出了以往贵族社会狭窄的圈子,成为各阶层市民共同的爱好。
  1645年在曾长期隶属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威尼斯,诞生了欧洲第一家公开的街头咖啡馆。法国巴黎和维也纳也紧随其后,轻松浪漫的法兰西情调和典雅内省的维也纳式的文人气质各居一格,成为以后欧洲咖啡馆潮流的先导。


  其他的新兴商业港口汉堡、利物浦、马赛、安特卫普、里斯本……也是咖啡馆捷足先登的滩头阵地,短短的几十年间,从阿美尼亚人和阿拉伯人创办的带土耳其风格的简易式咖啡铺,很快发展成为高雅舒适、悬挂水晶吊灯的纯欧洲式咖啡馆。它是新兴“布尔乔亚”集聚的社交生活中心,雄心勃勃的共和党人的政治沙龙,启蒙主义的信徒传播激进思想和文化的“芬尼大学”,自由报界新闻来源的俱乐部,诗人和艺术家相会的乐土。
  咖啡馆使原来上层社会封闭的沙龙生活走上街头,在许多城市,它曾是最早的市民可以自由聚会的公共社交场所。人们在这里读报、辩论、玩牌、打桌球、看讽刺戏、看音乐,观赏和拍卖新派绘画或者刚发明的机器、远洋航行的探险家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新奇物品和禽兽……
  到1700年左右,仅在伦敦一城之地就有近3000家咖啡,席卷欧洲各大都会的共和革命的狂热浪潮,不少也是从咖啡馆开始的。

 从个性解放的自由旗帜卢梭、伏尔泰到崇尚暴力和极端的法国大革命先驱雅各宾党人,都有自己固定聚会的咖啡馆。大革命时代拥有广泛影响的政治咖啡馆,都曾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扮演了作为民主政治前身的“大众议会”的角色。而现实派小说的奠基人狄更斯、以批判风格著称的作家巴尔扎克和左拉、先锋派诗人艺术家卡夫卡、勋伯格、毕加索、布莱希特,直到精神分析学大师弗洛伊德、阿德勒和现代分析哲学的创始人维特根斯坦等一连串辉煌的名字,则把欧洲近代数百年的文化发展史写在不同咖啡馆的常客簿上。
  至于在上世纪初享誉西方的巴黎和维也纳“咖啡馆作家”,更是在那里度过了他们的整个文学生涯。他们当时大都生活拮据,没有自己的客厅,所以每天在固定的咖啡馆相聚,讨论文学和抽象的哲学;也利用这里结交同行,感觉新的气息,跟常来咖啡馆的出版商和报纸编辑谈判稿约和合同,还能使用在当时还很稀罕的电话。
  咖啡馆是他们在大都会里的生活中心、文学基地,也是最能激发创作灵感的地方,他们的不少名篇巨著,不是在紧闭的书房里,而是长年累月在文友汇集的咖啡桌上写完的。他们几乎总是在午夜关门时自己把椅子放在桌上去的最后一批客人,有时还结群再去下一个关门更晚的咖啡馆,直到第二天清晨早报上市后才慢慢回家。
  著名的“咖啡馆作家”宣称自己的终身职业首先是咖啡馆常客,其次才是作家。去咖啡馆并不是为了喝咖啡,而是他们的一种存在方式。这样的人也并不仅仅局限于文人圈子,咖啡馆的常客来自整个广义的“有闲阶级”,三教九流,各据一方,在形形色色的咖啡馆和缭绕的烟雾里寻找乐趣和知己。“绅士咖啡馆”、“画家咖啡馆”、“记者咖啡馆”、“音乐咖啡馆”、“大学生咖啡馆”、“议员咖啡馆”、“工人咖啡馆”、“演员咖啡馆”、“心理学家咖啡馆”……五花八门,各有各的气氛和风格,甚至连艺术趣味也大相径庭。


  这里常客和招待的关系犹如忠诚默契的知己好友,偶尔身无分文,也不会受到冷遇,从招待到周围的其他常客都会慷慨解囊,有什么不平的心事也可在此一吐为快!只要一小杯咖啡就可以坐上一天,看报读书,跟人交谈讨论;有时接连见两三批朋友,或整晚对弈玩牌,侍应生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和不快,而总是微笑着送上一杯免费的水。这种传统在维也纳咖啡馆里至今犹存。欧洲咖啡馆的大家风度不仅使这里成为经济不宽裕的文人、学者的乐土,也使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文学上成名的同时,也成了深知品尝咖啡奥秘的行家。
  数百年来咖啡的种类层出不穷,在传统的咖啡馆里人们从不说一杯咖啡,而是各有其有趣的名字。常常有好几页长的咖啡单子,原料配方不同,口味也各有千秋,令人眼花缭乱。只有内行才可以称心惬意地享受,不识门径的外路人却难免要搔搔头皮,环顾左右,拿别人杯里的咖啡当自己的例子。除了牛奶咖啡外,加酒、加可可的各种花色咖啡,更是变化多端。
  如果你是一个喜欢寻找咖啡感觉的人而没有去过欧洲,那么会有些遗憾。尽管全世界的人都在喝咖啡,但是只有欧洲人将咖啡无论是文化还是加工都发挥到了极致。在欧洲,不论是在巴黎、米兰、布鲁塞尔这样既有文化,又有历史的大城市,还是在尼斯、帕杜瓦这样的小城,几乎每条街旁,每个街角都有咖啡馆。只要你有心,几乎每时每刻都能嗅到咖啡的浓香,咖啡于他们而言,是生活,是空气,就像黄油、面包、矿泉水,一日不可离开。在真正意义上的欧洲的咖啡馆里(不仅汉堡店、比萨店、麦当劳),客人们是从不说“要一杯咖啡”的,而是要点出咖啡的名字。据说在以奶咖啡著名的维也纳,那里有名的咖啡馆里的招待,会随身携带有20种不同的咖啡色的色标,由浅及深。这里的咖啡会地道到端上来的咖啡颜色与你点的色标上的颜色一点也不差。喜欢咖啡的人在去欧洲之前,有必要弄懂一下英语、法语、德语、荷兰语中有关咖啡方面的词汇。因为如果你对这些文字一无所知,那么当你走进欧洲的那些大超市,面对货架上那各种颜色包装、各种文字说明的咖啡时,你真的无从下手。
  在世界上调制咖啡的数百种乃至更多的方法中,没有一种可以称作是最好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偏爱的那一种。有时,与其说咖啡是一种饮品,不如说是一种感觉。